? 上一篇下一篇 ?

發改委稱鋼鐵企業日子不好過

發改委稱鋼鐵企業日子不好過 一、產業運行情況 (一)粗鋼生產保持增長。1~3月份,全國生鐵、粗鋼和鋼材(含重復材)累計產量分別為17823萬噸、19189萬噸、24551萬噸,同比分別增長7.6%、9.1%、12.3%。從一季度的生產來看,全國日產粗鋼213萬噸,歷史同期最高,相當于年產7.78億噸粗鋼。 (二)鋼材出口繼續增加。1~3月份,我國累計出口鋼材1443萬噸,同比增長18.8%;累計進口鋼材323萬噸,同比下降5.3%,進口鋼坯15萬噸,同比增長38.6%。材坯合計折粗鋼凈出口1176萬噸,同比增長28%。 (三)鋼材庫存由降轉增。鋼材庫存自去年3月份連續9個月下降之后,去年12月開始上升,其中社會庫存上升明顯。截至3月末,全國26個城市五種鋼材的社會庫存量為2192.7萬噸,比1月初增加1004.7萬噸,增長84.57%。其中,長材庫存增幅明顯,3月末螺紋鋼、線材庫存分別比1月初增長106.03%、153.51%[URL=http://www.lh4673.com/]抗沖擊耐磨鋼板[/URL]。 (四)鋼材價格先漲后跌。今年以來,受經濟增長預期向好的影響,鋼材價格逐漸上升,2月22日鋼價指數上漲至111.12點。受新一輪房地產調控政策出臺等因素影響,鋼材價格尤其是建筑鋼材價格快速下跌。3月底,鋼價指數為107.05點,比2月高點下降3.8%,其中螺紋鋼、熱軋板卷等跌幅較大,分別下降5.2%、6.6%。 (五)利潤同比增加環比減少。大中型鋼鐵企業自去年6月份連續虧損4個月之后,去年10月開始盈利,11、12月份均實現利潤30多億元。今年1、2月份,大中型鋼鐵企業的利潤分別為13.38億元、9.98億元,環比減少。預計一季度大中型鋼鐵企業實現利潤約33億元,與去年一季度虧損10.34億元相比,同比扭虧為盈。 (六)固定資產投資增幅回落。1~3月份,全國鋼鐵行業固定資產累計投資924億元。其中,黑色金屬礦采選業投資156億元,同比增長5.4%,比上年同期大幅回落21.2個百分點;黑色金屬冶煉及壓延投資768億元,同比增長1.9%,比上年同期回落0.3個百分點。 二、后期趨勢預判 (一)去庫存任務艱巨。我國推進新型城鎮化有利于提振市場信心,同時汽車、家電等行業今年預計將保持小幅增長,鋼材需求增長的基本面仍然向好。但受資金緊張、節能減排和環境保護的制約,上半年的產量增幅可能低于一季度。由于一季度鋼鐵產量增長過快,庫存大幅上升,因此二季度鋼材市場形勢不容樂觀。 (二)鋼材貿易摩擦加劇。今年以來,由于國際經濟復蘇緩慢,國際貿易摩擦和貿易保護明顯增多。今年陸續有歐盟、美國、澳大利亞、加拿大、馬來西亞、泰國、印度等國家和地區對我國鋼鐵產品發起了反傾銷、反補貼調查和貿易保障措施,涉及十多起案件。隨著貿易摩擦的增多,我國鋼鐵產品出口難度將進一步加大。 (三)成本壓力不斷加大。隨著資源、能源價格及財稅等改革步伐的加快,企業在節能環保方面的投入、運行成本增加,成本在逐步提高。今年2月20日,鐵路貨運均價噸公里上調1.5分,年影響鋼鐵行業200多億元。同時,企業融資成本上升,1~2月份大中型鋼鐵企業財務費用同比增長14.35%。 (四)低盈利狀況將持續。鐵礦石等原燃材料價格與鋼材價格漲跌不同步,是影響鋼鐵企業效益的主要因素。3月末,我國進口鐵礦石到岸價升至140.35美元/噸,同去年最低點9月末相比,漲幅達61.9%。同時,冶金焦、廢鋼價格也在不斷上漲??紤]到高價原料成本結轉的滯后性,今年第一季度的高礦價將加大后期的成本壓力,預計二季度將延續低盈利狀態。 總的來看,今年鋼鐵行業的整體市場環境會好于去年。隨著二季度傳統需求旺季的到來,鋼材市場需求會有所增加,但由于產能規模較大,生產成本處于高位,鋼鐵企業的經營狀況難以根本好轉。 三、調控措施建議 (一)創造公平公正的市場環境。發揮市場的調節和引導作用,對各地不合理的政策、制度予以清理,促進土地、礦產資源出讓公開、透明,避免各地直接干預投資,為企業創造公平、公正的市場競爭環境,促進企業調整結構、轉型升級。 (二)逐漸提高鋼材使用標準。進一步提高和規范建筑領域的用鋼標準,推廣使用鋼結構;以高強度、減量化、耐腐蝕、易回收為原則,在汽車、工程機械、裝備制造等領域逐步提高設計和使用標準,發揮需求側的調節作用,倒逼落后產能和低質量產品退出市場,降低鋼材使用強度,促使鋼鐵產品升級換代。 (三)進一步規范鐵礦石進口秩序。有關部門要加強鐵礦石進口秩序的整頓,指導鋼鐵協會、五礦商會做好鐵礦石流向管理,切實推行鐵礦石進口代理制,提高進口鐵礦石企業的資質標準,減少市場投機炒作,穩定進口鐵礦石價格。 (四)鼓勵以產業協作帶動間接出口。在目前貿易摩擦激增的背景下,相關部門和行業組織可以搭建鋼鐵企業與下游企業交流的平臺,鼓勵鋼鐵企業與建筑、機械等行業加強合作,以下游產品和境外投資項目帶動鋼材間接出口,提高出口產品附加值。